茶几少女

灿都中毒者.偶尔写杂文

温存

“所以说,今晚不回了吗?”
“嗯,导演组说要赶在年前杀青,可能最近几天都要待在这边。”
“那…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哦。”
于是电话在对方不经意的一句回应后便被挂断了。
说起来,公司近年的管理对于都暻秀来说简直仁慈得有点不可思议。先是团体活动减少了,接着又鼓励艺人各自发展,就连最能培养团队凝聚力的合宿生活也变得随意起来。
要不是这样估计也不能和那家伙一起搬出来住吧。都暻秀嘟囔着,打开了收音机。
作为一名艺人,没有公众的社交账号,甚至不太会用电子产品,除了爱看电影这点能稍微跟上时代潮流,就算被忙内们戏称为老古董,都暻秀也只能尴尬一笑却无法反驳。曾经被问起为什么喜欢收音机,当初那般认真的回答令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因为就像家人,有它至少可以弥补一下最亲近的人不在身边的寂寞心情吧。
从小唯一喜爱的娱乐用品,不是电视机,不是游戏卡牌,却是老旧的收音机。无论是当初那台时常伴着家人笑声的,还是这台从练习生开始就一直带在身边,烙印着各种刻骨铭心记忆的,都喜欢到不行。
然而被都暻秀误解为如诗人般独有自然开挂式生成的寂寞感,也就是让他每晚辗转难眠而略带苦涩的郁闷,只不过是思念罢了。
从家人到身边这个人。
朴灿烈。


“Cut!今天就到此为止吧。”
恍惚间,朴灿烈还没从剧本里头反应过来,导演又接了一句。
“今天是圣诞节嘛,不过明天就没有这样的好事了。”
在众人一片“圣诞节是杀青前最后的温柔”哀嚎中,朴灿烈缓缓从沙发上站起来。连续两天的通宵拍摄可不是开玩笑的,不过作为影视界的新人,提早得到这样的体验也未尝不是件好事。朴灿烈匆匆与在场的前辈打过招呼后,便跑向了停车场。
圣诞节么。
上年的这个时候还在赶通告吧。
似乎从出道以来,各种有意义的节日都变得没有意义起来。好羡慕普通人啊这句话从自己嘴里蹦出来后,朴灿烈又忍不住自嘲道人真是种矛盾的生物。
毕竟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嘛。不过比起这个,还是更喜欢那句“上帝在关上门的同时,也为你开了一扇窗”。
系上安全带后看了看手表。十点二十三分。
如果当初没有成为艺人,就不会遇见你了吧。


“I said nothing can take away these blues...”
收音机里回荡着德国女人低沉悠扬的歌声。
“'Cause nothing compares,”
“Nothing compares to you.”
并非第一次听到这首歌,然而此刻的歌声却异常抑郁和空灵,意外地能感受到那个直率而傲慢的女强人,无助的一面。

“Merry Chrismas暻秀!”思绪被电话铃声打断后,对面劈头传来了k队的祝福。
“暻秀哥圣诞快乐哦,怎样有没有想我!”
“屁啦,人家可是有灿烈哥陪在身边的,想你做什么?!”
“也对…灿烈哥也同乐哦~”
电话那头依旧吵嚷着,不过听到熟悉人的声音,都暻秀也禁不住笑了。
“内,你们也圣诞快乐,不过今晚灿烈要拍戏所以不在家,我会转告他的,还有啊才不是因为这个才想你们哦!”
什么嘛,明明就是因为这个啊。电话那头又一片嘈杂。
“喂?暻秀圣诞快乐。我…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又难受了,以前每次圣诞节都是大家一起过的,自从你跟灿烈搬出去后肯定又聚少离多,总是一个人在家吧。你自己一定要好好的,有什么事记得告诉我们啊。”
金俊勉叹了一口气,为这个弟弟感到心疼。他是最懂都暻秀的人,知道这孩子习惯隐藏自己的心事,每次都把最乐观的一面展现给大家,把痛苦埋在心底。
“俊勉哥,我明白的。时间也不早了,今晚就这样吧,先挂咯。”


朴灿烈和都暻秀在一起这事,表面上看似是灿烈一直在付出,实则并非如此,所有舞台上都暻秀的冷眼相对,只不过是因为他的寡言罢了。早已忘了从什么时候起,都暻秀的内心就开始一点点被朴灿烈占据,即使表面并不愿意承认,却一次次被粉丝捕捉到两个人约会的场景,甚至发展到私底下买的波音戒指也成为大家所谓的粉红话题。
都暻秀总为自己的不善言辞而感到卑微,正因为灿烈的热情,这场游戏的主动权也便理所当然地交付在灿烈手上,因此都暻秀不时会有一种随时被放弃的念头,就像今晚。
如果自己再主动那么一丁点,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吧。
所有痛苦寂寞,患得患失,都会消失不见吧?


朴灿烈跑到车后打开后备箱,一捆鲜蓝的花束静静地躺在里面。心满意足地捧着花赶上楼,这时手机传来震动,屏幕上显示着一条备注为“dyo(๑˙ー˙๑)”发来的短信。
“今晚突然很想你,圣诞快乐。”
不知为什么,朴灿烈的心脏开始“突突”地狂跳不止,随后又略带好笑地摸了摸鼻尖,嘴角上扬。
真是个不让人放心的笨蛋呢。


都暻秀发完这条短信就立马后悔了,一边嘟囔着“搞得自己像个怀春少女似的”一边又止不住羞耻从脖子开始红到耳根。
记忆中自己从未说过如此肉麻的话,只是要变得主动一点,大概就不会那么难受了吧。
门铃毫无征兆地响起,都暻秀还没来得及从羞耻中回过神,便连忙开了门,只见一个浑身黑衣的人把帽子压得低低的,手捧一束鲜花笔挺地站在那里。一连串疑问从脑内闪过:是快递吗?谁送的花?
只是还没等都暻秀反应,那人便快速走进屋内,栖身把他压在墙边,直接堵上了他的嘴唇。
熟悉的香味包裹在身边,本来还在惊慌中的都暻秀突然安心了,眼眶不争气地变红。
世界安静了,只听见彼此间心脏强有力的跳动。两个人就这样不知不觉纠缠到床上,日夜疯狂的思念都化作此刻酣畅淋漓的顶撞与迎合。理智逐渐被抽空,在一下下由痛苦渐化为难以言喻的快感的呻吟中,都暻秀突然想起了那一束花,独特的鲜蓝色不正是那一次演唱会中,灿烈在万人眼前单膝下跪送给他的吗。也许是突然悟出了那花的由来,都暻秀喉咙甜腻得发紧,而夹杂着哭腔的呻吟,却带来了身后人更加猛烈的撞击。
忘了有多久,没有过多的言语,两个人就像带着最原始欲望的野兽,狠狠地发泄着。在极点来临之际,都暻秀突然笑了,为自己一直以来的多虑,还有自私的不信任。因为用仅存的一丝理智,他听清了耳边低沉而又性感的嗓音。
“暻秀,圣诞节快乐。”
“我爱你。”


那一夜,都暻秀睡得特别踏实,在电光火石间,他明白了身边这个陪伴了他四年的人,还要陪他走更长,或者说,是一生的路。
(end)


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

昨天看了sunnyFM,看到与敏春姐姐连线的那段,内心很有感触。
一个从小学开始就喜欢钟仁的人,一直到现在。从电话接通那刻,听到姐姐的声音,没有一个狂热粉丝所带有的激动语调,很温柔,自然得像流水,虽说是与钟仁有缘分,却大方坦白并不是亲近的人。从小学开始追随着小三年的学弟,知道他的过往,因为他而喜欢着他身边的人,细致得记住了忙内生日,通话最后还不忘提醒大家注意身体。
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唤起了钟仁甚至是大家的童年回忆。我确信钟仁最后对姐姐说的那段完全是出自真心的感激,为有这样一个十几年默默支持自己的人,也为所有的饭。
也许,当初的敏春姐姐也曾因为钟仁有过很疯狂的记忆,然而今天能够如此淡定地在电台里讲起往事,并不是因为爱淡了,只是爱得深入骨髓,变得习惯了。
我想这就是每个饭所必经的路。从饭上爱豆时的疯狂,为他舍弃了很多重要的东西,而后随着时间的流逝,不再如以前那般狂热,甚至以为他已经快要淡出自己的生活,却因为偶然看到某一条关于他的消息,内心又惊起一片波澜。每到这个时候才会发现,啊,原来他对于我来说是这么重要啊。
如果没有当初狂热的饭,就没有当初爱豆的红极一时。但爱豆的保鲜期总会过去的,饭的热情也会渐渐减退,我希望在多年以后,看看那时的自己,回想起现在的我是多么喜欢你。因为喜欢着你,也让自己变得如你一样优秀。我还能如日常一般,刷刷你的消息,安静地看着你走着你的人生,结婚生子,过上幸福的生活。

-记第一天拥有lofter